別小看主管留的字條  離開第二家出版社不久,透過關係很快找到國立大學在某一系所當某位教授的研究助理,面試的時候跟我說九點上班,五點下班,中午一個半小時休息,這對私人企業來說簡直是超短工時,加上在那裡一開始就只有我一個人,本來以為找到一份輕鬆沒壓力的工作,總算賺到了,結果這種天真的念頭很快就因為ARMANI和教授相處的愈久而幻滅。  那位教授平常老是白天在自己家,我快要下班才出現在辦公室,然後一來就交待一堆事,可是時間到了我當然準時離開。沒幾天後,我一來就發現桌上多了一張紙條,內容寫說以後五點半才能下班,還叫我去看國科會約聘契約的第幾條條文,意思是計劃主持人有權調動研究助理的工作時間還是場合,如G2000果不配合對方有權解約!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不喜歡那位教授了,怎麼拿這個來威脅我?結果他留的字條和國科會的契約第二天就從我的桌上消失了,那時我只納悶為什麼又不見了?  有天工作,待過這個位置的前任研究助理有事過來,忍不住跟我說那位教授和她不合,因為他老是叫她做A,結果事後罵她為什麼不做B,而且還叫她西服去買菜,然後繼續講:「如果教授叫妳去買菜一定要拒絕,因為他常公私不分。」聽了前任助理講的,我已經感覺這裡沒辦法久待,而且她講的事情沒多久後我全部都碰到。  因為教授幾乎白天都在自己家裡,所以交辦的事都寫在紙上,當我照他的話去做,第二天一定被罵為什麼用這種方式!當下氣個半死,想找出他留的紙條來理結婚西裝論,很奇怪的是,我永遠都找不到那些他寫的紙條,因為白天交待的字條,晚上他就收走了,我後來還發現,工讀生妹妹留給我的點心放在抽屜裡也會全部被他翻光。若不是點心不見,我根本不知道原來那位教授會翻助理的抽屜。  除了工作交待的事他留字條,有次留字條叫我買一些花,說上課要給學生當教材,還叫我順便去買青結婚菜蘿蔔,晚上我跟我妹聊怎麼把青菜蘿蔔當教材,結果我妹回我:「妳真可憐,被當菲傭還不知道。」這個時候才想到前任助理講的買菜,原來就是這件事,那位教授也夠精的,知道直接叫助理買菜一定會被拒絕,就用工作的名義叫人去買菜,遇到這種事我除了生氣也不能怎樣。第二天回去上班,那些交待我買菜的字條果然又不見了西裝...  買菜事情過後,接下來又叫我去幫他女兒申請學費補助,我已經愈來愈無法忍受自己老被人公器私用,領的是國科會的補助款,又不是他私人的錢,再加上叫我做A,事後罵我為什麼不做B的記錄愈來愈多,而且我都健忘到當天急著下班,卻忘記帶走那些字條,導致事後想找他理論都沒有強而有力的證據。  年紀輕時就是因襯衫為社會歷練不夠,不懂得保護自己。而那位教授最機車的地方就在於他永遠可以把寫出來的交辦事項在晚上收回去,等年紀再大一點我才了解到,這樣他可以把先前交待的事賴的一乾二淨,而我因為不懂保護自己拿他沒輒,只能落得平白被罵的下場。  日後我再去別家公司上班,對於白紙黑紙的文件都非常敏感,只要是用寫的字條訂做禮服,幾乎都會先留一段時間等確定沒什麼爭議了才丟掉。為什麼會有法律條文及契約的存在,就是因為現在的人不比以前單純,若沒有契約的束縛,講出來的話永遠都可以事後不認帳!若我沒有歷經這些事情,永遠都不知道白紙黑字的背後意義。尤其是對剛闖入社會叢林的小白兔而言,別小看這些字條的重要性,如果遇到那種主管,這濾桶些他寫出來的東西,發生爭議時,即使想賴都賴不掉,某些沒什麼擔當的主管一發生問題,會找最基層的員工當替死鬼背黑鍋,記得把那些文件收好,如果哪天發生問題,也許能幫你擋掉不必要的麻煩。

xybmlismhq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